诗歌教学“点式引领赏读法”(三)

诗歌教学“点式引领赏读法”(三)


——以“事点”引领赏读


尽管诗歌不是以叙事见长,但诗歌却离不开叙事,即使是抒情诗,“事”在诗歌里也常常或多或少、或隐或现的存在着。教学中,如果我们能够在诗作中找到一个具有辐射作用的“事”,将它作为“点”来领读全诗,常可以事半功倍。


以王维《山居秋暝》为例。


这首诗是王维隐居长安附近的蓝田辋川山中时所写,辋川,在蓝田县城西南约5公里的尧山间,这里青山逶迤、峰峦叠嶂,奇花野藤遍布幽谷,瀑布溪流随处可见,是秦岭北麓一条风光秀丽的川道。王维这首诗写的是他在初秋一个雨后的傍晚漫游辋川山中的见闻感受,其中有一个“事”,就是诗人在一番漫游之后,做出了留居此地的决定,即诗作尾联“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教学中,我们可以依据这个“事点”来领读全诗,比如设计这样的问题:诗人为什么会如此决绝地留在这里?然后让学生带着这个问题去诗作中寻找,以探究竟。先可以不论时间和空间的顺序,待全部找出后再按时空整理。


其一,这里有绝佳的气候。“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山里刚刚下了一场雨,空气是那样清新怡人,温度是那样凉爽舒适。这里没有京城长安以及官场的浮华、喧闹和躁动,只有清新、澄澈和静谧。这里无人(无达官贵人),无声(无尘世喧嚣),无事(无人事纷扰)。这样的一个所在,怎不让诗人神清气爽,流连不已呢!


其二,这里有绝美的风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漫步林间,明月已经升起,月光从树缝里斜射下来,地面深深浅浅,便都成了水墨山水。信步走着,移步换景,眼前分明是造物主不断展开的山水画卷……走过去,一带清亮的小溪从石头上潺潺流过,激起点点的白浪花,传出淙淙的流水声。在这里,月、松、泉、石仿佛凝聚了大自然的精气神,组合成了造物主笔下的山水画和造物主手下的古琴曲。面对这样的视听极品,诗人怎不意牵神迷,而让身心与之和谐交融呢!


其三,这里有淳朴的民风。“竹喧归涣女,莲动下渔舟”,正在周围一片宁静详和的时候,那边竹林间传来了女子们阵阵的喧笑声,仔细看去,哦!原来是少女少妇们洗衣归来,正结着伴儿说说笑笑地往家走呢!耶?荷塘上的莲叶怎么一阵摇曳,定睛再看,里面划出了打鱼归来的小渔船!可能还会来点“渔舟唱晚”。真是好一幅淳朴、和谐、安乐的民生民风图!村民们的生活简单而快乐,率性而真诚,自由而自在,怎不令常在“樊笼”里的诗人心生无比艳羡之情呢!尽管诗人无法完全割舍官场,但半官半隐,时时往来于朝廷与这山林之间,身心不也优游滋润吗!


最后,这里可作诗意的栖居。诗人极富文学才华,二十一岁即考中进士做了官。曾因故被谪济州,后归至长安张九龄任宰相时受重用,此时诗人希望自己有所作为,成就一番大事业。张九龄罢相被贬,诗人感到非常沮丧。后来虽然官职逐渐升迁,但诗人对官场的厌倦和担心也与日俱增。加之诗人原本受母亲的影响信奉佛教,随着思想日趋消极,对佛教的信仰也愈加强烈。这长安东南蓝田辋川山中,环境清幽,景象静美,民风淳朴,正恰合诗人宁静淡泊的人生态度,恰合诗人自在随性的生活理想,也恰合诗人高蹈超俗的人格追求。在这里,诗人可以作着理想中的诗意的栖居。于是,诗人用坚定的语气抒发留在这里的心声,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要在诗歌教学中运用好“点式领读”,首先,教师对诗作内容要有深入的解读和深刻的理解,这是寻找到合适的“点”的保证。人们常说,熟能生巧,就是说巧产生于熟,只有对全诗的内容了然于胸,才有可能找到那个“点”。其次,确定的“点”既要合作品也要合学生。所谓合作品,是说这个点能够领读出诗作的精要神韵;所谓合学生,是说这个点既是一个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可以解决的问题,又是一个学生能够产生兴趣的问题。又其次,设计的问题、教学的步骤要从“点”出发,循序渐进,逐层深入。某些情况下,可以不受原作内容先后次序的限制。当然,诗人谋篇布局的匠心应该在欣赏诗作艺术特色时涉及。最后,无论是点的确定,还是教学的步骤,都可以在教学的实践过程中进行适时调整,因为在教学的具体实践中,师与生的思想碰撞,常常会产生灿烂的火花,点亮我们的思想和课堂。

《诗歌教学“点式引领赏读法”(三)》有1个想法

  1. 《语文教学通讯•初中刊》QQ群:42566031
    《语文教学通讯•高中刊》QQ群:33392921
    每周话题谈论,敬请参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