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教学“点式引领赏读法”(二)

诗歌教学“点式引领赏读法”(二)


——以“景点”引领赏读


“诗的本质,就是意象世界的呈现”(洛夫),在诗歌的意象世界里,自然景象是不可或缺的,诗人常常通过描绘一些自然景象来传达情感和意趣。因此,在诗歌教学中,我们可以利用诗作中某个具有辐射作用的自然景象,将其作为“点”,来引领对整首诗作所有意象的解读,常会收到百川归宗、变隐性为显性的赏析效果。


以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为例。


这首被称为“孤篇盖全唐”的诗作包含众多的意象,仅主要意象就有春、江、花、月、夜五个。如果仔细分析诗作中意象间的关联,就会发现,这首诗作呈现的内容都是月下发生的人与景、情与事。无论是自然景观,还是人的生活,都因月而生,随月而变,表现出的是月下特有的生命状态。换句话说,就是“月”这个意象对诗作中大大小小的意象有着辐射统领作用,因此,教学中可以将其作为“点”,来引领赏读整首诗作。


整首诗作描绘的月下情景按其属性可以分为自然和社会两大类。


诗作首先呈现的是这一轮明月下美好的自然景观。随着一轮明月在无边潮水的的簇拥下缓缓升向天空,诗人眼前出现了如下的一些画面:


画面一,笼罩在月光之下的浩瀚江面,处处波光粼粼,闪烁着梦幻般奇异的光。


画面二,闪烁着月光的江水正蜿蜒的沿着绿色葱茏的原野静静地流淌,原野上的绿树和花草仿佛被月光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珍珠衣衫,一个个成了月下的美人。


画面三,空中一片银辉,仿佛天上落下的白霜停留弥散在空中,远处水边平地上的白沙也已经与月光水乳交融,无可分辨。


画面四,水天一色,洁净澄澈,通透空灵,空中高悬的那一轮明月显得分外皎洁,又显得有些孤独,广袤的天空中没有什么可以与之相匹俦。


面对着这样的一轮美好的孤月,诗人想到了可以与之匹俦的人类。


只是,“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诗人无法断定这江月与人类出现对视、产生情感的关联始于何时何年,但他知道这种关联具有必然性,具有历史的久远性。“何人”、“何年”抒发的是诗人对人与月漫长情感关联史的慨叹。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每一个人作为个体的生命,是短暂的、瞬间的,但整个人类用一代代人的繁衍生息,保持了人类生命的永恒和无尽。人类坚韧持恒的生命足以与江月相匹俦,甚至比年年只相似的江月更具有丰富性和挑战性,“自然是伟大的,然而人类更伟大”(茅盾)。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如今,又见江月高悬,脉脉含情地注视着它下界的人们,于是,诗人追随着江月的视线,顺着那无声无息向东流去的长江水,一览人世间游子思妇们伤离别的情景。人世间游子思妇们伤离别的日子注定与春、江、花、月、夜有关,又注定与春江花月夜的诗意与美好无关。


接下去,诗作呈现的是这一轮明月下思妇游子的生活场景。


场景一,今晚,圆月之下,无数个家庭夫妻不能团聚,无数的游子和思妇过着一种相思两地离愁的生活,游子在扁舟中漂泊于江湖,思妇在家中过着孤独的日子。离人怨妇,是那个时代社会生活的常态。


场景二,今晚,圆月之下,留守的妻子夜不成眠,苦苦地打发着难耐的寂寞时光。她与月光一同徘徊,照在妆镜台上的月光让她想起自己久已没有了梳妆打扮的心情。帘子前、捣衣砧前,她努力想把月光打发了去,但苦于力不从心,难遂心愿。抬头望月,虽然此时和丈夫共这一轮明月,但却人各千里,她是多么希望自己此时能够追随着月光去到丈夫的身边……只是啊,任何的努力和设想都是徒劳,只能更添相思之苦。


场景三,今晚,圆月之下,游子想起昨夜自己梦到了家乡的水和那水上的落花,想起和妻子曾经的双宿双飞的日子久已不再,不禁感慨起春天已经过半自己却无法还家。他低头看看眼前的流水,流水仿佛要把春天彻底带走,他抬头看看那一轮明月,明月对这一切显得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眼看着明月渐渐消失在海雾之中,他只能目送着它离去,徒然感慨于自己与妻子的天各一方,相聚无望。无望着,痛苦着,这是何等的自我心灵的煎熬啊!于是,游子抬起头来,推己及人,长吁一口气:哎,普天之下,自己的境遇和悲情不知道正在多少游子的身上上演着,你看,那落月下江流边的花林草树们,它们不也都沉浸在凄迷伤感的离愁别绪之中而无法排遣而心神不宁吗……


此时,诗人与游子的形象已经叠加在了一起,共同品尝着人生的离别之痛、相思之苦……


人生啊,人生,就是这样美好与缺憾并存,纠结与豁达交织,有为与有所不能为同在!


人类啊,人类,作为自然之子,他们的喜怒哀乐,就是这样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悄悄地发生着,发展着,消解着……


                                                   2010/8/15

发表评论